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师娘
师娘

  林操的身世不明,只知道他自幼由师父、师娘收养。12岁时,师父强替别
人出头,却不甚身受重伤,没多久,不治而亡。师娘秦豔长林操18岁,无后,
从此二人相依爲命。
  15岁那年夏日的一个午后,林操在家中洗澡,不期被一不明虫物咬伤阳具。
阳具旋即肿胀有九寸来长,整个阳具又酸又麻又涨,又粗又硬又躁。林操何曾经
曆过这样的场面,心中不免大慌。但他幻想也许很快就能自动複原,所以,抱着
侥幸心理,穿了条裤衩就上床午睡去了。

  半个时辰后,林操醒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阳具依然昂首擡头,没有丝毫
偃旗息鼓之意。他试图坐起来,却直觉头脑发热,浑身无力,一动也不能动弹。
这样,林操心中才真的害怕起来,嘴里不免呻吟起来!

  此时,秦师娘刚刚从隔壁周婆家回来,听到呻吟声连忙跑过来看是怎麽回事。
只见林操满脸、周身通红,身下阳具傲然挺立,似要沖破裤衩。师娘忙问:「操
儿,你这是怎麽了?」林操有气无力的说了刚才洗澡的经过。

  师娘说:「操儿休慌,我这就请大夫去,你暂且忍忍!」不多时,师娘就领
回了当地名医何仲景。

  名医看过林操的伤势后,捋了捋长须道:「此子乃爲千年淫虫『淫癡』所伤,
此种情况极爲罕见,连老夫也是第一次见到!」

  秦师娘忙问:「那可曾有救?」名医又捋了捋胡须道:「据医书记载,凡人
被淫癡咬伤后,如不及时施治,将在两个时辰后爆血而亡。」

  秦师娘又忙问:「那该如何施治?」

  名医沈吟片刻道:「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师娘失声道:「这麽说就是没救了,老先生,我求求您了,您一定要想个办
法啊!」说罢,师娘跪倒在名医面前。

  名医连忙搀扶秦师娘:「夫人不必行此大礼,其实办法也还是有一个的!」

  师娘忙道:「那您快说!」

  「根据此子目前情况看来,必要有一已经人事且内功深厚的妇人,采用阴阳
交合之法导引他体内的毒性。具体说来也就是,妇人用阴器整个含住此子阳具,
不要晃动,然后施展内力融合他体内毒性。两个时辰后,此子当性命无忧矣!然
经过此次交合以后,二人体内淫性将被空前激发出来。此后将一发而不可收拾!」

  「谢谢老先生您了,先救下操儿性命要紧啊!我这就去找一个这样的妇人来。」

  酬谢过后,师娘将名医送出门外。

  送走名医后,师娘脑筋里就捉摸着该找何人来做此事。思来想去竟找不出一
个合适人选。此时,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时辰。这时又听得林操在屋内小声呻吟,
师娘心内不禁阵阵发紧。突然灵机一闪:咦,我自己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我自
幼练功,功力深厚,现在爲操儿疗伤正用的上。只是这伦理……

  这时再次听到林操的呻吟声!林师母痛下决心:此时也顾不得那麽多了,还
是先救操儿要紧。想好后,师娘疾步走入林操卧房。

  「操儿,让师娘看看你的伤势。」拉下林操裤衩,只见阳具比刚才似有些更
爲红肿了。

  「操儿,我帮你把裤子脱了。」

  「师娘,找到人来救我了吗?」

  「嗯,找到了!」

  「我怎麽没有看到有人进来啊?」

  「师娘不是人吗?」

  「什麽,师娘您——这怎麽可以?」

  林操虽从未经曆过人事,但也知道非礼勿视、男女有别,何况还是自己的长
辈师娘。此刻竟然要和师娘裸身相向,性器交合,他实在是不敢。

  「操儿,现在顾不得那麽多了,师娘得先救你。」

  「可是,师娘——」

  「没有可是了,你把眼睛闭上,仰面躺着。」林操只得照了师娘说的做了。

  不几,林操就感觉到一只小手握着自己的阳具,然后阳具被一个肉窝包住,
十分温暖,十分潮湿,十分舒服。接着就感觉胸前有两团弹性十足的肉球压在上
面,也是说不出的舒服。

  还很明显地闻到以前从来没闻过的香味,林操感觉自己就要昏厥,但师娘说
让自己闭上眼睛,此时他也不敢睁开眼去看这种感觉到底是由何而来。还没等他
昏厥过去,一股好闻的热气呼到他脸上,「操儿,你切勿睁眼,师娘爲你疗伤了。」
林操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了。

  两个时辰过后,林操全身浮红退却。师母见状,欲起身穿衣:「操儿,师娘
这就起身,你切勿睁眼,也不要动。」林操哪敢动啊,眼睛就更不敢张开了。

  少顷,林操只觉得压在胸前的那两团肉离开了自己,顿时感觉像差了些什麽。
然后感到两只小手扶住自己腰际,肉窝也开始吐出自己的肉棒。然而,当肉窝就
要吐出肉棒,脱炉之际,突然感到一股吸力又将肉棒吸回肉窝。肉窝将肉棒再次
整个含住。

  林操下体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爽快,同时听得师娘「啊」了一声。林操出
于本能睁开眼睛看发生了什麽事情。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对美乳,这是他第
一次看到女人胸部,顿时感觉头有些昏厥。

  要知道秦师娘自幼练功,早已是练得一副好身材。只看那对乳房,不大,不
小,却饱满坚挺。两粒乳头又圆又大,正亭亭玉立的翘站在乳房上。

  林操目光赶忙向下逡巡,却见自己的肉棒正被师娘下体一团黑乎乎的肉窝含
着,师娘骑在自己身上,蜂腰阔臀的看起来煞是迷人。林操不禁又是一阵昏厥。

  待他把目光移向师娘脸上时,发现师娘也正看着他。四目相对,二人不禁都
有些羞涩,霎时脸就红了。

  这时只听师娘柔声道:「操儿赶快把眼睛闭上,没想到这性器之间竟有这麽
大的引力,我竟拔不出来。何大夫都不曾交待过,你别动,师娘再试它一试。」

  师娘欲再次起身,却又被身下之物吸了回来。这次林操没敢再睁眼。师娘又
试了几试,情况如旧。只是苦了身下的林操,每次师母被吸回来时,林操下体都
是一阵阵说不出的爽快。想要喊出声来,却又不敢。师娘看试了几试都不成功,
于是就想到不如干脆先轻磨几下,然后猛地一带也许就可以出来了。

  未曾想猛地一带却造成了猛地一吸,经过这样一番性器摩擦后,二人不觉都
感到快感连连。林操知道舒服却不敢喊,师娘作爲师娘也羞于呻吟。师娘这时又
想,既然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何不就这样持续的摩擦,说不定等一下就可
以自然的拔出来了。

  想罢,师娘开始晃动腰肢进一步摩擦性器。林操哪里经过这些,只觉得下体
在摩擦下一阵接一阵的舒服,脑袋又开始犯晕,嘴上终于开始哼哼起来,忍不住
就说:「师娘啊,我好舒服啊!」

  师娘这时也有些忍不住开始哼哼:「师娘也是啊,嗯……啊……噢……」

  林操听得师娘有些异样,再次情不自禁的睁开眼睛。只见师娘不住地摇晃着
细细的腰肢,一对白花花的奶在眼看晃来晃去。再看师娘的脸,已是满面潮红,
眼睛却早已闭上了。林操只觉得师娘这样子煞是娇羞可人。他以前虽从未经曆过
人事,但也已是15岁的一条汉子。

  这时再傻,也看得出师娘此时是快活成这样的。想到这里,林操不禁血往上
涌,浑身沸腾。此时,他脑子里已没有伦理,没有其他,只有自己和师娘这个女
人了。

  只见林操一个翻身,就将师娘压在了身下。师娘先是一惊,睁开眼看了一眼
林操,然后又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只待林操任意摆布自己了。原来师娘也在刚才
的性器摩擦中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磨着磨着,一时淫性大发。也把一切抛诸
脑后,只想此时能与身边这个男人尽情交合,尽情快活。

  要知道秦师娘三年未曾与男人交合,即使以前与林操师父行房,也不过是千
篇一律男上女下的传统交合方式。林操师父师娘都是保守之人,以前做那事也都
缺少些情趣,虽有些快感却不似今日这般快活。

  乱伦的刺激,体内淫毒的肆虐,让师娘只觉得浑身舒痒,下体犹如万只蚂蚁
在肆咬一般。她现在只想要林操来抚摸她,操她!

  林操此时一边本能的抽插,一边俯下身去,用嘴含着师娘的一颗乳头,或舔,
或咬,或顶、或含。另外,又腾出一只手去捏另一个乳房、乳头,或挤、或按、
或揉、或捏。

  师娘只快活的娇喘连连,嗯啊不止。看这林操,虽从未经曆过人事,却如此
会调弄女人。看来也是有些天生的本领,加上体内淫毒之力,更显得虎虎生威!

  林操的肉棒在师娘体内肆意乱顶乱撞,奇痒难搔,嘴里不停的底吼。师娘久
旷的肉穴,在如此大物,人间极品的不断抽插拨弄下备感满足,浪声不断!也不
知二人哪里学来的招式,许是体内淫毒之力吧,两人竟无师自通,在三个时辰的
交合中,用尽了房中九法的招式。

  时而龙翻,时而虎步,时而猿搏,时而蝉附,时而龟腾,时而凤翔,时而兔
吮毫,时而鱼接鳞,时而鹤交颈。草席上早被淫水打湿一大片,而那林操却还未
泄身。最后,林操又用了一招猿搏,在一阵急磨和二人极其欢畅的叫声中,林操
终于泄了阳精。

  处子之精就是处子之精,林操在一阵阵舒服的痉挛中,在师娘体内连射了数
十股腥臊臊、热腾腾的阳精。把个师娘再次浇出一脸满足。泄身后,林操终于抽
出了阳具。二人此时已觉十分疲劳,不顾身下潮湿,二人含情对望相拥睡去。
  二人直睡到第二天午时方才醒来,一看林操跨下,阳具又早已张牙舞爪了。
遂又行交合,此时二人早已忘了实质上的母子之仪、长幼之分,一心只图快活……

  此后二人,日日交合,夜夜笙歌,好不快活!不久,秦豔有了身孕。爲避别
人目光,二人卖了房産、家産,搬到别处去住了。从此二人过上了琴瑟和谐的生
活……